只接受发布货源信息,不可发布违法信息,一旦发现永久封号,欢迎向我们举报!
实名认证才可发布
货源分类
全国盛浩货源网 > 全国批发市场货源信息 > 全国小商品批发市场 > 全国义乌小商品批发市场网上进货
      外国女人买爆又一性感商品,义乌老板急寻大臀女模特
      2022-02-25 10:00:39发布, 次浏览 收藏 置顶 举报
    外国女人买爆又一性感商品,义乌老板急寻大臀女模特
    • 货源详情

    速卖通上马“十亿千品”计划,这个打底裤商家丰收了。

     ✎  天下网商记者 杨越欣



    义乌老板们终于等来返工的工人。元宵节一周后,义乌火车站的出站通道上,挤满了背着行李的外来务工人员。


    距车站13公里的一间办公室里,一家打底裤公司业务负责人小金却在发愁:“有工人去了别的公司,有人直接选择留在家乡,我们给他报销飞机票都不肯回来。”


    缺工人是小金凡尔赛式的抱怨。春节前,她们公司的几款打底裤成为速卖通店铺上的爆款。订单从西班牙、法国和美国等国源源不断发来,越积越多。两个月来,小金的日常工作不是在工厂催工,就是跑到人才市场“抢人”。


    义乌已从“全球最大小商品批发市场”,转型为“全国电子商务百强县”第一。这十年间,小金也从一个电子商务专业的学生,变成服装品牌Qickitout的电商负责人。


    从义乌农村的两室一厅开始创业


    青岩刘村,名字听上去很普通,但别小看这个蕞尔小村,因为毗邻义乌市区,村子里人气旺盛,人人都在讨论爆品、流量和财富,创业热度不亚于大城市。2014年11月19日傍晚,李克强总理来到这里时,曾称赞青岩刘村不愧是“网店第一村”。


    那一年夏天,刚刚走出大学校园的小金在村里一家电商公司上班。说是公司,其实没有正儿八经的办公室,一套两室一厅的民房,白天是员工办公室,晚上是老板的卧室。


    人称“金总”的老板只比小金大2岁。早年,金总通过向欧美市场出口情趣内衣赚得第一桶金,到了2014年,阿里巴巴旗下速卖通迅速崛起,他考虑把新的外贸生意转到速卖通。


    金总和小金在海外网站寻找新商机时注意到,海外品牌Black Milk推出的《星球大战》、《吃豆人》、俄罗斯方块等主题打底裤在全球热卖,Instagram上收获100多万粉丝。和国内消费者偏爱纯色款式不同,欧美市场更喜欢Black Milk大胆夸张的设计风格,高饱和度的配色尤其适合深色皮肤人群。


    Black Milk俄罗斯方块主题打底裤


    他们打算切入这一赛道。打底裤上要有色彩变化丰富的图案,普通的拼接、缝纫技术还不够,必须采用数码印花技术,将完整的图案直接印在面料上。但当时的义乌,没有一家服装厂具备这样的生产技术。小金只好从广东的数码印花工厂进货,再通过速卖通卖到海外,赚取销售差价。


    两年后,公司羽翼渐丰,金总决定自建工厂,自己设计产品款式,办公室也从青岩刘村的两室一厅搬到了市区的海客电商园,还注册了Qickitout品牌。


    Qickitout工厂的数码印花机器


    数据显示,2016年前11个月里,义乌包括外贸在内的电子商务交易额达到1642亿元人民币,大幅跑赢了974.3亿元的小商品成交额,这其中,跨境电商贡献不少。


    更多金总和小婷小金们,让义乌变成了跨境电商最活跃的城市之一。


    拿下美国大客户后,打底裤商家陷入惨烈价格战


    每天负责运营速卖通店铺的小金,注意到一个特别的美国买家。


    “一开始是几件几件地买,还问我们有没有更多印花的款式”,小金和这个美国神秘买家聊天时发现,对方是一个叫琼斯的20多岁非裔小伙。琼斯告诉小金,色彩鲜艳的印花打底裤在美国很受拉美和非裔人群欢迎。比起亚马逊和eBay,速卖通上的中国打底裤更有价格优势,于是他在速卖通上做起代购生意。


    琼斯专程从美国飞到中国,来义乌实地参观工厂。虽然只有大学英语四级水平,但借助翻译软件,小金的接待毫不含糊,还陪着琼斯顺带游览了中国的一些风景名胜。


    琼斯对Qickitout的生产和设计实力彻底折服,开始大量从义乌工厂批发打底裤。“鸡毛换糖”的义乌精神再一次发挥作用,Qickitout的海外订单迅速增长到每个月50万美元。


    工厂负责人展示的印花产品


    琼斯的大笔订单帮Qickitout冲到速卖通打底裤品类第一,营收暴增10多倍。老板租下一层楼,专门用来存放琼斯订购的货品。发展起来的Qickitout还买下一处距离市中心更近的办公室。当时只有25岁的小金每个月也能有4-5万元收入。


    Qickitout成为头部商家后,速卖通小二联系到小金,帮助店铺实现升级。


    但是,头部也有头部的烦恼。Qickitout工厂的生产能力无法跟上日渐增加的订单量,“找不到技术过关的工人,一些生产出来的打底裤质量不合格,结果这个客户就被做死了。”失去大客户的Qickitout决定吸取教训,改走高品质路线,却遭遇市场和物流的双重打击。


    随着更多打底裤商家入驻速卖通争夺市场,Qickitout和同行们陷入愈演愈烈的价格战。只做一款的小作坊压缩面料和做工成本,使一条打底裤售价比Qickitout低3元。而Qickitout的产品不仅生产成本更高,弹性更好的同时重量也更大,导致物流随之成本上升,整体算下来利润并没有提高。


    订单跌入谷底,上马“十亿千品”计划重现生机


    残酷的市场又给Qickitout上了一课。


    2020年,海外市场深陷新冠疫情泥潭,中国因为最早走出疫情,是全球唯一实现货物贸易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,外贸规模再创历史新高。海关总署数据显示,这一年中国出口总值达到17.93万亿元,相比2019年增长了4%。而跨境电商表现尤其抢眼,全年跨境电商进出口1.69万亿元,同比增长31.1%。疫情如同催化剂,加速了传统外贸商家转型到数字化新外贸的赛道上。


    即便跨境电商这么火爆,因为前期激烈的价格战和发往美国的物流成本上升,2020年下半年,Qickitout一度陷入订单锐减、工厂减产的困境。“竞争太激烈,老客户的订单也不给力了。”小金说,没有活干,工人们纷纷转去别家。从火爆到没订单可做,过山车一样的转折让小金一筹莫展。


    今年1月初,速卖通小二送来橄榄枝。Qickitout被选入速卖通“十亿千品”项目,得到选品和流量支持,2月订单量增加40%,年前囤积的9万件货品全部清仓。其中,入选项目的红蓝色波点数码印花打底裤很快成为爆品,销量是同类产品的100多倍;其他几款产品的销量也高出一个数量级。Qickitout还享受到“十亿千品”提供的物流补贴。


    Qickitout销量比同类型其他店铺销量高出许多


    速卖通服饰小二介绍,打底裤的销量总体涨幅不错。通过平台对西班牙、法国等欧洲市场深耕,西、法两国市场的打底裤年增长率更是达到300%,显著提升了广州、义乌等地打底裤商家的市场空间。


    西班牙和法国市场发展很快,弥补了Qickitout在美国市场的损失。小金说,“现在对流量很满意。销量一下子上去了,才可以保证工人的工作量,我们就可以继续上新品,整个生产流程都运行起来。”


    法国买家在Qickitout速卖通店铺的留言


    销量不再是问题,但小金又有了新的烦恼。记者在Qickitout工厂看到,墙上贴着“五天内发货”的车间里,只有少数几个工人在机器旁赶工,其中一位女工正在缝制的正是红蓝色波点的爆款。小金一边和工人打招呼,一边着急地说:“现在我们还在赶之前欠下的订单,根本不敢上新品。”


    每到年后,义乌都会面临招工难。所幸当地政府四处接人抢人,帮工厂们解决问题。Qickitout经过几天紧急招聘,裁剪、3D打印、印染、质检等环节的技术工人数量达到了30多人,小金的招工焦虑稍稍缓解。


    打底裤商家急寻大臀模特


    比工人更难找的,还有产品展示图片上的模特。


    小金在线上和买家沟通时发现,许多西班牙和法国的消费者属于非裔有色人群。这些女性买家对身形的审美与中国消费者有很大不同,更追求有肌肉感的腿部线条和丰满的蜜桃臀。而Qickitout店铺图片的模特,多数身材高挑纤细。“这些新来的消费者,希望我们可以用更多和她们身材近似的模特,更有参考价值。”


    但是义乌周边的外籍模特多数来自俄罗斯、乌克兰等国家,各大外籍模特经纪公司的模特库也以高瘦身材的白人为主。


    杭州某模特公司官网介绍


    小金说,虽然近几年义乌的非洲来客越来越多,但主要从事外贸、餐饮等行业,还没有常驻义乌的美黑模特。Qickitout每次有拍摄需求,只能联系广州和杭州的模特公司。


    “我们的产品一般不需要模特工作一整天,模特就不愿意单独为我们来义乌”,因此Qickitout只能和其他义乌的商家,一起找模特拼拍。每次拼拍一个小时,需要给模特经纪人支付2000-3000元,摄影师支付1000元,加上其他成本总共至少5000元。


    “我们想找臀部和腿部肌肉发达的健身型模特,和其他公司的需求不太一致,看中的模特不一样就没法拼拍,这是很麻烦的事情。”小金也想过和Instagram等平台上的网红合作带货,“但是找过来的网红不是名气太小我们看不上,就是名气太大不愿理我们”。


    小金一边寻找合适的大臀模特,一边组织员工运营。她说,和其他B2B电商平台相比,跨境零售电商平台速卖通上的个人买家虽然每个订单量不大,但回款快、货期短,还锻炼了工厂的设计能力。


    她也很喜欢在速卖通上和各国的买家聊天,“看到有外国的买家发自己穿打底裤的照片给我就很开心啊。有的人还会给我介绍她的男朋友,说很喜欢她买的打底裤。”


    记者离开Qickitout的办公室后,小金才透露,采访期间“金总”一直就在公司,但他不愿意抛头露面,一直在员工当中默默盯盘。


    在义乌,很多老板像金总这样不事张扬,更喜欢自称“蚂蚁雄兵”。Qickitout的生产端和运营端员工现在一共50多人,体量“迷你”,但就是这样的“微型跨国公司”,借助数字化平台,不断占领各个细分赛道,组成了庞大的义乌跨境电商军团。


    速卖通数据显示,从出口数据来看,平均每7条打底裤中,就有一条来自义乌。


    编辑 郭小山

    专注互联网商业的权威新闻媒体,记录互联网商业的人物和故事,提供天猫和淘宝商家集培训、营销、实战于一体的系统化服务。

    【干货来袭】2021年速卖通周年庆大促商家专题培育2021年328作战指挥室上线2021速卖通大学讲师招募双11速卖通让全球“剁手党”共享中国网购极致体验铁打的“爆单王”!4小时破百万




    GJ123456789521

    该机构尚未标注地图位置。

    © 盛浩货源网